独步游戏网

独步游戏网

当前位置: 独步首页 > 手机游戏 > 经验心得 >

手机网游《无限乾坤》武当篇之三

时间:2008-08-22 16:03来源:独步游戏 作者:Kany 点击:
我姓薛,单名一个枫字,生于武当山下的一个士绅之家,家里仅有薄田八百多亩。祖上数代在朝中为官,也可以说的上是书香门第,官宦世家了。本来按照家中二老的想法是让我按照祖上的一贯传统,读书入仕,然而从小好动的我不喜读书反而喜欢舞枪弄棒。最后家中二老没有办法,只好在花费3千两纹银的香油钱之后,将我送上武当山做了一名武当的俗家弟子,以全了我的习武之念。 转眼间寒暑交替已十八载,六岁上山的我已经习得了一身的武艺,虽然算不上出众,但也是师兄弟中的前几名。这日,我的师傅让小童前来唤我,让我与几位师兄弟速去天柱峰金殿集合。来

    我姓薛,单名一个枫字,生于武当山下的一个士绅之家,家里仅有薄田八百多亩。祖上数代在朝中为官,也可以说的上是书香门第,官宦世家了。本来按照家中二老的想法是让我按照祖上的一贯传统,读书入仕,然而从小好动的我不喜读书反而喜欢舞枪弄棒。最后家中二老没有办法,只好在花费3千两纹银的香油钱之后,将我送上武当山做了一名武当的俗家弟子,以全了我的习武之念。

    转眼间寒暑交替已十八载,六岁上山的我已经习得了一身的武艺,虽然算不上出众,但也是师兄弟中的前几名。这日,我的师傅让小童前来唤我,让我与几位师兄弟速去天柱峰金殿集合。来到金殿,我见到了平时轻易不得见的掌门师祖和其他的众位师叔祖。他们一个个闭目凝神,仿佛预示着一个重要时刻的到来。再看看周围,我忽然明白了:我要下山了。在经过了一系列的繁琐仪式后,掌门师祖终于宣布我们数位师兄弟,已经学艺有成,可以下山了。

    十八年了,我终于下山了,终于踏入了这个我向往已久的江湖了。我早就向往着成为现在终于有机会向着大侠的目标迈进了。

    下山的头一站,我选择了杭州。一直听回山的师兄们说起: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如此美景,我当然要浏览一下了。有道是行侠之余也要放松身心嘛。

    到了杭州,最吸引我的不是西湖的美景,而是摩肩接踵的人流。去酒楼要上一壶酒和几碟小菜,在给了小二几十文赏钱之后,方才打听到原来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。这个热闹我可不能错过。

    是夜,西湖上画舫云集,据客栈的堂倌透露:每一条画舫就代表着一位参加大赛的花魁。

比赛时,每位花魁会在湖中的高台上献艺,以士绅们送的花签的多少来评定胜者。一只花签就是一百两纹银。我仗着一身武艺,既不远离岸边,也不与平民百姓们在岸边拥挤,而是穿着一袭白色长衫,手中提着松纹剑,站在了湖岸边的一棵柳树梢上,远远的看着高台上的表演。

    忽然,我的眼角人影一晃。一个瘦小的身影将手伸到了旁边之人的怀中。小偷,看来我下山的第一件行侠之事就落在了他的身上。我飞身向着贼人纵去,手中一招金丝缠腕叼向他的手腕。谁知道,十拿九稳的一招在这失了手。那贼人一闪身,将手中之物向怀中一揣,扭身边跑。这时事主也发现怀中之物的丢失,大喊一声:“抓贼啊~”也向着贼人逃窜的方向追去。我运起轻功,几个纵身已来到贼人的身后,伸手就向他的肩膀搭去,打算将其制服。那贼人又是一个闪身闪开了我这一搭。我这才发现,这个贼人不简单,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小心应付。

    在过了三条街,穿过了五个院子之后,我终于将贼人逼到一个死胡同里。贼人见头前无路只好转过身来,向我威胁道:“钱帮办事,朋友赏条路吧~”作为一名武当弟子的我怎么能放过他呢?“交出你手中的赃物,与我去杭州衙门说个清楚吧。”

    "朋友既然不肯让路,那在下只有得罪了~”话音未落,那人就扔出了一包石灰。我赶紧闭上双眼,根据他跑动时发出的声音刺出了我行侠江湖的第一剑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 续上篇。上回说道被我拦住的小贼被我逼入死胡同后,见我不放他离开,便扔出一包石灰粉,意图逃跑。为了不让贼人逃脱。我在闭上眼睛的同时,挥出了我行走江湖的第一剑。

    剑挥过,我并没有感觉到像平时练剑时感受到的那种剑锋划开空气的感觉。反而感觉到一种不知如何形容的感觉,随之而来的,是一股散发腥热气息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。虽然我闭着眼睛,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本能的知道了,那是血液,我正在抓捕的贼人的血液,甚至当我一想起溅在我身上的血液的时候,从我的身体里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,一种兴奋。

    紧接着我感受到了一股剧痛,一种前所未有痛,来自腹部的痛。根据以前同门过招时的经验,我知道自己被锐器扎到了。想不到下山后的第一次行侠仗义竟然是和贼人两败俱伤。这时,我睁开眼睛,漫天的石灰已经落下,白色的石灰上洒满了血液。不知道那些是那贼人的,那些是我的。在我脚边不到一尺之处,身穿皂色短装的贼人倒在地上。我刚才的那一剑,刚好在脖颈之处开了一道口子,血溅了一地。再看看自己腹部的伤口,一把五寸长的短刀,正扎在我的腹部。好悬,再偏一寸就扎到了我的丹田了。这是我下山后的第一次杀人,也是第一次受伤。

    杀人的感觉不好,被人伤到的感觉更不好。就像很多人说的一样,官府永远最后一个到达犯罪现场的。这次也不例外。我刚刚从贼人怀中取出一个布包,几名六扇门的官爷就来到的我的面前。

    当先一名官差见到我赶忙上前一步,双手一抱拳,朗声说到:“这位朋友,在下乃杭州府衙门的,不知道朋友是...”江湖上武当派弟子向来和官府的关系很好,我不敢怠慢,也是一抱拳:“小生乃武当派弟子薛枫,刚在西湖观花魁大赛的时候,发现此人偷盗,于是追踪而来。到得此处,我劝此人前去衙门自首,反倒遭到他的反抗,一时错手之下,将其杀死。现将他的赃物搜的在此,望各位官爷明察。”伸手将从贼人身上搜到的赃物,和证明武当弟子的玉佩递了过去。“据贼人自称是钱帮的弟子。”我突然想起贼人自己透露的身份,及时补充道。

    为首的官差接过赃物随手递到身后之人的手中,又检验了一番我的身份玉佩,确认无误后,赶忙又一抱拳:“原来是武当派的薛少侠,辛苦了。在下看少侠的腹部受创,不如随下官去本府衙门,治疗一番,可好?”

    被他这么一提,本已草草处理过得伤口,又疼了起来。我又见他言辞恳切,也就点头同意了。谁知道,这一去我却陷进了一个惊天大阴谋之中。(未完待续)

(编辑:独步游戏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我要留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